當前欄目:   首頁 >> 廉政教育 >> 清風文苑  
“第一明理做好人”——《板橋家書》的意蘊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閱讀:23446  發布時間:2017-2-10

    清代書畫大家、著名廉吏鄭板橋,一生踐行“得志則加之于民,不得志則獨善其身”的儒家思想,無論其樸素的民本思想,還是被譽為“三絕”的詩書畫,皆給后人留下了豐厚的精神財富和文化食糧。尤其留傳后世的十六通家書,絕不談天說地,而日用家常,頗有言近旨遠之處(《板橋自敘》)。便是今天誦讀,其中蘊含的教育觀念,仍能讓人有所借鑒,并深受啟迪。

  對家人,板橋一直主張自食其力,自給自足,這也是他“平生最重農夫”,向往田園生活的思想體現。當他聽說家中新置田地獲得豐收時,興奮之際馬上寫下《范縣署中寄舍弟墨第四書》,要求家人置全各種農具,并且都要學習舂、揄、蹂、簸等農活。有了田園收了糧食,切不可奢侈浪費,要懂得節儉。同時,板橋又告誡家人切不可怠慢窮親戚,冷眼相看,若是上門,“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,佐以醬姜一小碟,最是暖老溫貧之具”。類似的叮囑,在板橋初任縣令時,于《范縣署中寄舍弟墨》中也有,“汝持俸錢南歸,可挨家比戶,逐一散給……”一并連姓氏、住址,各家貧苦狀況,都記得清清楚楚,一一交代俱全,道是“敦宗族,睦親姻,念故交,大數既得,其余鄰里鄉黨,相周相恤,汝自為之,務在金盡而止”。板橋對于田地的占有并不貪多,說天下沒有田地產業的人太多了,我若不知滿足,窮人如何生存?他也決不拿占有數百頃田產的大戶豪紳相比,說他是他,我是我,我有我的操守,決不與他同流合污。這篇家書,洋洋灑灑,其實更多的是板橋的人生態度與思想境界的自然流露,既是教育家人,亦是自我宣言。總結起來就是:自立、感恩、不貪,有體恤之心,不盲目攀比。

  對孩子,板橋在慈愛之際又非常嚴格。在《濰縣署中與舍弟墨第二書》中,板橋告誡弟弟教育孩子“要須長其忠厚之情,驅其殘忍之性,不得以為猶子而姑縱惜也”,要教育他忠厚為人,不能嬌慣他,不能讓他欺負凌虐別人,有了好吃的,要分給小朋友,大家共享。“若令家人子遠立而望,不得一沾唇齒,其父母見而憐之,無可如何,呼之使去,豈非割心剜肉乎?”板橋就是這般推己及人,能想到家境不如自己的窮苦人家的孩子,不讓他們幼小的心靈受傷害,不讓那窘困的家長心里難過。由此教育孩子“讀書中舉中進士做官,此是小事。第一要明理做個好人”。并讓弟弟轉告兩位夫人,讓她們懂得做好人比當官更重要——在當官就是人上人的封建時代,能有眾生平等之心,已是可貴,把做官當成“小事”,恐怕在當代人心中,也是難得的,可見板橋的超凡脫俗與遠見卓識。

  作為一名清官廉吏,板橋對自我的教育也十分嚴格,他說過“宦貧何畏,宦富不惴”,“吾既不貪,爾亦無恚”的話,對于族親中有人想進衙門供職的請求,一律拒絕,說宗族中人“無一藝之能,署中位置無多,上峰介紹者,尚且無從安插,豈能為私人謀枝棲”。當老家需改建房子時,他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讓百姓說一句閑話,考慮更多的是群眾的感受,“猶恐招搖耳目,惹啟悠悠眾口,以貪名污我。我縱不能只飲民間一杯水,不取民間一文錢,以清廉自矢,然貪贓枉法,則我豈敢!”可見板橋是多么在乎百姓的意見,是多么重視自己的人格與聲譽。對待弱勢群體,板橋一向是大度寬容的,他曾從舊書中翻出了前代家奴的賣身契,當即燒去,以免后世子孫為難人家。說“為人處,即是為己處……試看世間會打算的,何曾打算得別人一點,直是算盡自家耳!”甚至為了保全一座孤墳,甘愿買下一塊沒人要的荒地,且要求“后世子孫清明上冢,亦祭此墓”。即便購塊墓田,他也要為對方設想,推己之心及于枯骨,心懷悲憫,寬厚如此。

  板橋家書,對底層民眾總是懷了一腔溫暖與寬容,對自己及家人總是透著嚴格與自律,對孩子則慈愛與監管兼容。常常品讀這些浸滿深情又通俗易懂、明白如話的家書,用它的精神來燭照自己,教育家人及子女,無論對官場中人還是普通百姓,至今仍是大有裨益。無怪乎有人評價:板橋十六通家書“皆世間不可磨滅之文字”。信哉,斯言。(江蘇省興化市紀委 朱秀坤 )


  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萍鄉市湘東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?????地址:萍鄉市湘東區政府大院
聯系電話:0799-3376501 ????贛ICP備11008350號 ?
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?

那个是在pt电子平台里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