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欄目:   首頁 >> 廉政教育 >> 家風傳承  
老祖母的家風
  閱讀:22822  發布時間:2017-9-5

    老祖母今年86歲,身子骨依然硬朗。別看她頭發已經花白,但精神卻很抖擻。祖母整天笑瞇瞇的,臉上像一朵綻放的牡丹花。祖母年紀大了,干起活來依然利索。所以,村子里的“紅白”二事,總少不了祖母的身影。

  我們謝家家族龐大,兄弟姐妹又多。小時候生活貧困,父母整天出外打工或勞作,我們這些小孩們就交給祖母照看。祖母雖然慈祥,但家風很嚴。我自小調皮搗蛋,被祖母責罰最多。隔三差五,我就被祖母擰去祠堂罰跪,小腿上常留有被鞭子抽打的痕跡,小孩們把這種責罰方式美其名曰“藤條悶豬肉”。

  一聽到祖母喊,給你一頓“藤條悶豬肉”。我們立刻被嚇得躲在床底下,半天不敢出來吃飯玩耍。每次責罰后,祖母常常一邊安慰我們,一邊跟我們講家風。她常說,我們謝家幾代人品德好,在村子里是有口皆碑的,家族的聲譽可不能被你們這些小鬼毀了。我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,家風這個詞第一次印在我的腦海中,我感覺它是如此的神圣,如此的厚重。

  童年時代的生活很貧乏,一天三頓有米飯已算不錯,就更別談小孩們的零食了。但是,班里總有那么幾個富裕的玩伴,他們常常去小賣部買糖果、冰棍等“高檔”零食,饞得我直流口水。我整天眼巴巴地跟在他們背后,期望能給我施舍一點。每次一點的分吃,不足以解我的饞。于是,我想到了“偷”。

  我知道祖母房間里有一張長木桌,木桌的抽屜夾層,有一個紅線小碎花包,包著幾張五毛錢的紙幣。老家叫做它做壓箱錢,以備不時之需。我盯上了祖母的這個“小金庫”。一天,趁祖母去別人家幫忙的時候,我躡手躡腳地溜進祖母的房間,偷走了她一個五毛錢的紅包。然后在學校的小賣部里,把它揮霍光了。我美滋滋地吃著零食,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。

  沒想到,事情最終還是被發現了。記得那一天,天空下著零星的細雨,我正在堂屋里寫作業。瞬間,我的耳朵被一陣疼痛纏繞。轉頭一看,祖母正一手拿著藤條,一手揪著我的右耳朵。她嚴厲地喊:“灣魚仔,我抽屜里的錢是不是你偷的?”我不吭聲,然后拼命地搖頭。只見她一鞭子就抽在我的小腿上,疼痛立刻鉆進我的心窩,小腿上立即浮起幾條長長的血印。

  我的眼淚嘩啦一下,全跑出來了。我帶著哭腔說:“不是我偷的,你這個老巫婆。”我奮力掙脫,大聲地罵她,并想方設法逃出祖母的手掌心,但無論我怎么掙脫,祖母粗糙的大手早已把我“鎖住”。我哭著反抗,我一邊跺著腳,一邊假裝痛苦的樣子在地板上打滾。我的舉動并沒有讓祖母心軟,她的鞭子又一次抽在我的小腿上。我哭得更兇了,驚動了四周的鄰居,大家紛紛跑來勸說祖母,小孩子還不懂事,慢慢管教嘛。

  祖母不聽,仍然抽著鞭子,讓我跪在祖先的牌位前認錯。最后,在皮肉之苦中,我老老實實地交代了自己偷竊的整個過程。祖母扶起我,一邊幫我擦眼淚,一邊跟我講家風:“好孩子,常言道小時偷針,大時偷金。做人重品行,品德不好,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。”祖母一番淚眼婆娑的教導,讓我明白了偷竊的害處。“小時偷針,大時偷金”這句家訓深深地刻在我幼小的心靈。

  偷竊事件后,我仿佛一夜之間長大了。那個調皮搗蛋的我不見了,我把苦功用在讀書上。祖母常常教導我,“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。”辛勤勞動如莊稼人種糧食一樣,點滴的辛勞才能積累成豐收。投機取巧總不能長久,做人就要踏踏實實,兢兢業業。祖母這些農耕哲學伴隨著我整個讀書時代,這也是我比其他同齡人更加刻苦用功的原因。

  大學畢業后,我找工作到處碰壁,甚至有自暴自棄的念頭。我打電話回家,表達了自己想回家種地的念頭。講電話的時候,被祖母聽到了。她一手奪過父親手中的話筒,給我做起了思想工作。她語重心長地說:“乖孫子,好男兒志在四方。眼淚,吞多了,總會有一點甜。”當時,我并沒有讀懂祖母的意思,但我還是聽從了祖母的意見,堅持留在了城市。

  十年過去了,我終于在這座競爭激烈的城市扎下了根,并完成了自己的結婚生子。如果不是老祖母當年的那一番話,我還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多少的頹廢和墮落。祖母沒有讀過書,也沒有進過學堂,但她的人生卻充滿智慧,她傳導的家風正是來源于平淡的生活啊。

  老祖母終有一天會離開我們,但她沉淀著智慧的人生哲學和育人家風,卻時刻激勵著我們這些后輩,讓我們受益終生。


作者:湘東區廣寒寨官溪村華生種養場 謝文華  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萍鄉市湘東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?????地址:萍鄉市湘東區政府大院
聯系電話:0799-3376501 ????贛ICP備11008350號 ?
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?

那个是在pt电子平台里面的